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正文

碰瓷”加多宝遭神反转? 中弘股份称协议真实

原标题:碰瓷”加多宝遭神反转? 中弘股份称协议真实
证券时报记者 童璐
一天之内,中弘股份(000979)被“凉茶大王”加多宝集团重组的事件出现两次大反转。中弘

原标题:碰瓷”加多宝遭神反转? 中弘股份称协议真实

证券时报记者 童璐

一天之内,中弘股份(000979)被“凉茶大王”加多宝集团重组的事件出现两次大反转。中弘股份28日深夜就交易所关注函予以回复并作出澄清,称公司重组协议在各方见证下签署,其中加多宝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了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协议的签署合法合规、真实有效。

“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中弘股份同时提示,此前的重组协议对各方并无实质性约束力。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及控股股东与加多宝集团、银谊资本共同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28日股票开盘涨停。但加多宝集团官网澄清“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且公告中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中弘股份早盘临时停牌,深交所下午闪电问询公司与加多宝签订协议的具体情况,要求公司当日澄清并于8月29日开市起复牌。

重组再次“神反转”

此前中弘股份于8月27日晚间公告,公司及控股股东与加多宝集团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其中,加多宝集团一方的授权代表为黄伟清。

但8月28日开盘后,加多宝通过官网宣布,加多宝集团从未与中弘股份、中弘卓业以及深圳前海银谊资本签署过《经营托管及债务重组协议》,“对协议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加多宝集团从未对黄伟清出具任何授权。中弘股份在公告中所述有关加多宝集团的经营情况及财务数据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加多宝的澄清引发监管部门重视,深交所决定对中弘股份早盘盘中临时停牌。28日下午6点,深交所闪电发函,要求中弘股份详细说明相关情况。

中弘股份28日深夜澄清,公司及控股股东中弘卓业实际控制人王永红、财务总监刘祖明,加多宝集团参与人为首席执行官黄伟清,深圳前海银谊资本法人代表邓伯淙8月27日下午在香港中弘国际会议室签署了协议。

中弘股份强调,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集团首席执行官,由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加多宝集团经营情况和财务数据由加多宝集团提供给公司,公司是“如实公告”。

加多宝重组能力不确定

在澄清公告中,中弘股份提示,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主要财务数据,其2017年12月31日净资产和2017年度净利润均为负值,是否具备提供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进行债务重组的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间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加多宝总资产127.1亿元,负债总计131.67亿元,净资产为负;2016年总资产131.78亿元,负债总计87.56亿元。2016年净利润14.89亿元,而2017年大亏5.83亿元。

此前中弘股份发布的《协议》约定的内容包括:由加多宝集团及前海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中弘卓业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解决流动性困难和经营发展遇到的困境。加多宝和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中弘卓业实施债务重组,注入优质项目;托管期限为5年,自本协议签订之日起算。

中弘股份当时强调,加多宝集团同意并授权深圳前海银谊资本具体完成尽职调查等。尽职调查结束后本协议存在被终止的风险;资产注入和流动性支持等约定不构成对上市公司的承诺,若加多宝和银谊资本不能给予公司流动性资金支持和资产注入,未约定违约责任。

中弘股份澄清公告称,根据加多宝集团提供的委任书,加多宝集团实际控制人陈鸿道委任黄伟清为加多宝首席执行官,由黄伟清负责加多宝集团对外一切事务。结合中弘股份此前的公告,他和妻子刘红雯实际控制银谊资本。

银谊资本是一家专注于资产重组、并购等相关类金融业务的投资公司,黄伟清夫妇从事地产行业超过 20 年, 尤其在华南地区开发了多处地产项目,银谊资本是其控制的核心企业。

数据显示,银谊资本的注册资本仅有1000万元。银谊资本在2015年-2017年,其未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约为0元、1236.79万元和2304.86万元。

记者多次拨打了前海银谊资本注册登记的手机号码,先是无人接听后被挂断。工商资料显示,在7月24日,前海银谊发生了投资人变更。该公司的股东深圳市中证城市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在7月4日也发生了投资人变更。目前网上尚无更多公开资料。

中弘股份称,基于公司目前了解的情况和中弘股份在本协议签署中所处的地位,无论加多宝集团是否发布后续声明,都不会改变此前重组协议对各方无实质性约束力的事实。

拉响退市警报

针对这次“罗生门”事件,中弘股份表示,“对于加多宝集团不与公司沟通擅自发表的声明深表遗憾和无奈,不排除加多宝集团在进一步核实后继续发出其他声明。”

目前加多宝公关团队已基本离职殆尽,e公司记者致电加多宝以前经常出席新闻发布会并发言的高级管理人员,要么不接电话,要么在得知采访意图之后挂掉电话。加多宝高层最近两年也有很多变化。

8月28日,中弘股份开盘即“一”字涨停,相较前个交易日的0.79元/股的收盘价“大幅拉涨”8分钱。结合详细的交易分时图,仅9点30分这一分钟,中弘股份便抛出597.93万股卖单。

不过,随着加多宝澄清公告及媒体报道的广泛转载,在9点50分~10点20分,中弘股份又迎来第二波大规模抛盘,该段时间出现抛单超过8000万股。总体来看,在昨日早盘有效的交易时间内,中弘股份总计成交1.26亿股,成交总金额为1.1亿元。每笔交易均量为10.16万股,主卖大单占比达到78%,主卖小单占比则为12%。

受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超过50亿元影响,中弘股份股价一直在1元/股上方徘徊,在8 月 15 日公司披露被安徽证监局调查,控股股东股权转让存在被终止的风险后,公司股价终于实质性打破了1元大关,收盘价下跌至0.94元/股。

深交所对此事相当重视。在加多宝集团官网称“并不知情”后,深交所对中弘股份早盘临时停牌,深交所傍晚闪电发布的关注函,要求中弘股份于8月28日前就上述事项发布澄清公告并申请公司股票于 8 月 29 日开市起复牌。

晚上9点42分,深交所官方微信头条推送,责令中弘股份及时就加多宝集团声明事项进行核实澄清,强调严厉打击上市公司及相关主体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行为,努力营造公开透明的市场环境,维护广大投资者合法权益。

深交所新闻发言人特别提醒,目前,中弘股份股票已连续十个交易日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根据深交所交易规则,公司股票连续二十个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深交所有权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中弘股份也因此发布了退市的第一次风险提示性公告

截至8月28日,中弘股份总股本为83.91亿股,流通股本为83.89亿股,其总市值尚高达73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市场有质疑中弘股份“造假”,认为公告披露的中弘法定代表人王继红两个签名写字完全不同,且加多宝合同公章和加多宝官网公章有细微差异。

证券时报记者发现,合同签字上中弘卓业的签字实为“王永红”,而公司法人实际是王永红的兄长王继红。王永红此前先退出了中弘股份董事会,中弘卓业法人代表也在今年3月变更为王继红。王永红目前身在香港。

从加多宝集团声明来看,加多宝完全否认和中弘有公告所言的合作,这似乎是中弘方面的单方面“碰瓷”。前天还有加多宝在职员工在转有关参与中弘债务重组的消息,昨天集团层面就否认,对加多宝内部员工而言,也是一件需要开动大脑之事。

此前有媒体报道 ,在加多宝总裁李春林今年3月份上任之后,提出了“二次创业、开源节流,整合优势资源,启动上市计划,三年内上市。 但加多宝遭中粮等股东反目。7月8日,奥瑞金发布公告称,此前与加多宝签署的债转股协议,因加多宝方面尚未按期履行《意向书》约定的前期相关事项,公司将采取措施,督促对方按照条款的约定执行。

中弘股份表示,目前已就相关事项作出澄清说明,公司股票将于2018年8月29日开市时复牌。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时尚周刊 news.iresarch.cn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24501号-2  技术支持:96KaiFa源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