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新闻>   正文

湖南致18人死亡车祸调查:事故中隐患重重的豫Q52298

记者/曹慧茹 张帆 实习记者/宋昕泽 文露漪 张雅丽 颜星悦 姚梦卿  编辑/刘汨 宋建华  车祸现场图片  6月29日的豫Q52298上,耐不住长途行驶的劳累,有人解开安全带、侧身

记者/曹慧茹 张帆 实习记者/宋昕泽 文露漪 张雅丽 颜星悦 姚梦卿

  编辑/刘汨 宋建华

  车祸现场图片

  6月29日的豫Q52298上,耐不住长途行驶的劳累,有人解开安全带、侧身躺在了椅子上,身旁的过道上,堆得全是行李杂物。几个小时之后,这辆客车冲过了高速隔离带。

  晚上8时41分许,豫Q52298与一辆半挂车相撞,事故共造成18人死亡、14人受伤。这辆河南驻马店汽车运输公司长途客车,自广东中山驶向河南平舆的行程,中途夭折。

  在事后的通报中,豫Q52298涉嫌在广东发车时站外上客,有平舆客运业人士分析,此举或与不愿在站内安检、节省成本有关。而在事发前,豫Q52298已因疲劳驾驶等问题,多次遭到通报。

  深一度记者在平舆当地走访调查发现,即使在事故发生后,仍然无法从正规售票窗口购买自当地到中山的车票,依然需要直接与车主联系。甚至有车主表示,此前无需身份证明便可购买车票。

  平舆名字的由来与行车有关,“舆”在古语中是车的意思,“平”则因当地地势平坦。但在重重隐患之下,豫Q52298长途客车的坦途不再。

  陈力和老伴上车前与家人的视频通话截图

  在高速入口上车

  陈力和老伴儿王英心疼钱,也不懂高铁买票和进出站繁琐的程序,出行都是坐大巴。

  6月中旬,从河南平舆老家去广东时,他俩就是坐了一天一夜的大巴。因为小外孙女三个多月大了,身体出了些问题,陈力和王英要过去看看。

  这是两位老人第二次来广东。上一次还是十多年前,广东是他俩打工的地方。现在,这里又成了儿女们的谋生之地。陈力的妹夫、二儿子和小女儿在中山的菜市场拉菜、卖菜,三家租的住处相隔不远。

  老两口在二儿子家只住了一个礼拜,也没顾上出去逛逛,就急着往家返。大儿子和大儿媳身体有残疾,生活难以自理,田里不能撂了荒,一双孙儿在家也需要照看。

  回平舆,陈力和王英依然坐的是大巴,他们登上了车牌为豫Q52298的长途车

  6月29日早上6点多,老两口早早起来给三个孙儿买好早餐,自己却没顾上吃一口。上午8点05分,陈力给妹夫打了个电话,说坐上车了,让家人不要挂念。

  当天下午1点,河南人李娟也即将登上豫Q52298。一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的男子,开着辆面包车,把李娟拉到了高速路的入口。

  李娟在广州打工,刚办完辞职手续,准备回老家照看老人孩子。临近暑假,广州回驻马店方向的高铁票已经售罄。

  她看着眼前几大包行李发愁时,老乡给李娟介绍了中山开往河南老家的大巴车“售票员”。对方告诉她,票充足,行李也方便携带。经过25小时的车程,就能到达县城汽车站。与578元的高铁票价相比,客车票能省下400多元。

  李娟到高速入口时,还有两个人也在那等车。李娟凑上去,小声问,“售票员收了多少钱?”一位年纪稍大的说,“每人收了120块”。

  李娟心里犯嘀咕,不给车票,随意定价吗,怎么问我要130啊。

  没多久,蓝白色的豫Q52298迎面开来。它看上去有七八成新,车身高3米多。

  李娟上了车,经过前排时看到,有的乘客侧身躺在座椅上,没有系安全带,大腿搭靠在扶手上,一人占掉两个位置。

  发觉这些乘客没有让座的意思,李娟只得越过过道里堆积的瓜果杂物,挪到倒数四五排的位置。

  下午3点左右,丈夫给李娟发来微信,“长途车不安全,安全带要系上”。她伸手把安全带扯过来,扣紧。

  因为害怕晕车,陈力和老伴坐在了大巴的最前面。他俩是否系了安全带无从知晓,但陈力的妹夫王军强说起了自己的经历:“我坐车有时候带子(安全带)都没有。一般老百姓几乎不系那个东西,不习惯。”

  第二天早上6点多,陈力的小女婿翻手机,看到豫Q52298遭遇事故的新闻。在行驶到湖南衡阳段时,豫Q52298穿越中央隔离带与对向行驶的一辆半挂车相撞。

  家人给陈力打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他们又赶紧给接车人打电话,可对方总也不接。

  那时他们还不知道,陈力和老伴已经在事故中罹难。而李娟则侥幸逃过一劫,她躺在湖南医院里回忆事发当天的经过,心想或许是安全带救了自己一命。

  平舆没有火车经过,出行只能靠长途车

  落空的“重罚”

  大巴车上驾驶座处于前部靠下的位置,很多乘客并未给予司机较多的关注。

  幸存者中,大部分乘客对豫Q52298两位司机的印象仅停留在,“一个胖胖的,一个瘦瘦的,胖的个子不高”。事发时,司机王海洋和李森均在事故中罹难。

  王家人透露,跑长途存在危险,但收入可观。王家在县城看中的房子,需要三十四万,一双儿女都在城里上学,租房不是长久之计。

  而对于另一位司机李森,车站一位熟识的工作人员称,李森跑平舆到中山线之前,曾跑过山西临汾线。长途车一般是一天去程,一天休息,一天返程。“一个月保底能拿三四千块钱,小费一趟200块钱。司机挣的是辛苦钱。”

  去年12月底,平舆交警大队在其官方微博曝光了在11月1日至20日期间,驻马店市汽车运输公司平舆分公司存在超速等安全隐患的车辆。其中,豫Q52298超速1次。被曝光的车辆中,最多的曾超速达16次。

  三个月后,交警大队再次通报,豫Q52298存在违法未处理,“存在严重的交通安全隐患”。

  今年4月28日,豫Q52298又因“多次疲劳驾驶”被平舆警方再次通报。交警大队称,“望公司对该车进行重罚,对驾驶人和车辆承包人进行安全教育培训,使其充分认识到疲劳驾驶的严重性。”

  据报道,豫Q52298的司机李森,此前就曾两次因疲劳驾驶被警方通报。

  该公司一位要求隐匿身份的员工透露,警方希望的“重罚”,在公司内部,仅是对豫Q52298“要求监控员重点监控”,“对车辆驾驶人处以1000元罚款”。

  这名员工还称,公司每月会举办两次安全教育培训,“名义上驾驶员必须参加,其实只是走形式,不去也没什么,最多交50块钱罚款。”

  平舆有开往全国各地的长途车

  始发于酒店后院

  7月1日,中山市交通局发布消息称,经该市各镇区交通分局对辖区内所有客运站场及配客点进行初步核查,豫Q52298未进入客运站场和配客点配客(相关情况还在进一步核查当中)。

  经核实,豫Q52298大客车于6月29日7时许在中山市港口镇涉嫌站外上客,并于7时41分离开,8时29分通过细滘大桥往佛山顺德区方向行驶。

  而按照多部委联合印发的《道路旅客运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规定,班线客车应当严格按照许可的或经备案的线路、班次、站点运行,在规定的停靠站点上下旅客,不得随意站外上客或揽客。

  一位接近豫Q52298所属车队的人士透露,豫Q52298从广东发车时,与乘客约定的上车点多为镇上小车站,或是某个高速路入口,这会给行程带来很多隐患。

  “最危险的是,它不能为长途大巴车提供安检等服务。安检时要对大巴车的轮胎、照明、刹车等进行检查,前后至少要检查40分钟。有时候一个螺丝帽松了都不行。还有,万一有人携带危险品怎么办?”上述人士称。

  前述《规范》则要求,客运企业应当配合客运站做好车辆安全例检,对未按规定进行安全例检或安全例检不合格的车辆不得安排运输任务。

  平舆当地一位从事长途客运生意的人士分析称,豫Q52298未进站安检,或也与“节约成本”有关。

  据他讲,近年来,由于高铁动车的发展,长途客运市场非常难做,客源比前几年下降约三分之一。物价部门核准中山—平舆线路票价在260元上下,为了吸引客源,豫Q52298实际上只卖一半的钱。“车队也要想尽办法降低成本,比如自己卖票,自己检查,这也能省钱。”

  驻马店汽车运输公司平舆分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公司曾是国营企业,后来“国改民”,成为一家民营企业,由员工共同持股。豫Q52298挂靠在该公司,其实际运营者是当地人王保国。王家车队往返于中山和平舆之间的车有5、6辆,另有几十辆车发往全国很多地方。

  上述平舆客运业人士则坦言,“司机由车队老板雇佣,每个老板都有自己的管理方法,有的严格有的不严。”

  豫Q52298行驶的线路,陈力的妹夫王军强坐过很多次。每次坐车前,他都会打小卡片上的电话提前和“售票员”预约。出发当天,对方会派来一辆车到住处接人,再送到大巴停靠点。

  王军强说,上车前,售票员会口头告诉乘客要给多少钱,随后撕下票据。“就是一张手写的注明人数和座位的纸条。有的写票价,有的不写。”

  据他透露,按以往的行驶路线,事发当天7点左右,会有一辆金杯车从家里接上两位老人,之后前往临近的港口镇的一酒店,“酒店后院的空地一直是这趟大巴的始发站。”

  “停车时司机下去找人,接上人就走了,没见过有人上车检查。有的停靠点特别小,只有四五个员工在忙。”

  50岁的王军强脸色涨红,声调变高。“它不正规的话,怎么还能上路跑呢?坐这班车好几年了,谁能想到会出事呢?”

  车祸伤者正在接受抢救

  “血的教训”

  7月4日上午,平舆汽车站(当地人称东站)候车厅里挤满了人。人群中,10岁上下的孩子占据三分之一。此时正值暑假,外出打工的大人们把孩子也带在了身边。

  平舆当地没有火车途经,东站的客运班线延伸到全国各个方向,涵盖广东省的广州、深圳、东莞、中山和珠海等市。

  河南省统计局曾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河南出省人口主要流向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以广东为最多,其次是北京、浙江和江苏,外出到这四省市的人口占出省总人数的56%。

  深一度记者探访发现,即使在豫Q52298事故发生之后,乘客依然无法通过正规售票窗口购得从平舆到中山的车票,想要乘坐此线路的大巴,还是需要通过直接与车主联系的方式。

  多位乘坐过“平舆——中山”线路的乘客告诉深一度,事发前他们都是通过和卡片上的“老板”直接联系购票,从未通过窗口购票。

  探访当天,记者向东站售票窗口询问是否有发往中山的班次,一位女性售票员表示:“这里不卖,你和车主联系吧”。但她并未解释,窗口无法购票的原因。

  在东站一扇铁门旁,一位没有穿戴工服和证件的男子自称是“驻马店市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平舆分公司”的工作人员,他向深一度记者展示了一张卡片,称“不是窗口卖票,是中山的车的老板卖”。

  他口中的老板是“萍姐“,卡片上的信息显示,萍姐的车从平舆发车,开往广州、番禺、中山、珠海和江门等地。“你想啥时走,就提前给她打电话,她在这边驻站。”

  萍姐表示,自己每天从8点到12点都有车去中山,都是从东站出发。“买票的时候拿着身份证来问。”

  但在萍姐口中,以前在她这里买票,并不需要身份证。只是因为现在查得较严,所以才有了这样的要求。

  “因为啥拿身份证?这两天不是出那么大个事嘛,现在管得比较严”,一位平舆分公司的工作人员如此解释。

  而实际上早在2016年12月交通运输部就修订颁发了《道路旅客运输及客运站管理规定》,对省际、市际客运班线做出了实名售票和实名查验的要求。

  深一度记者表达了对豫Q52298事故后安全的担忧,一位车站工作人员宽慰:“这车安全,我跟你说,这都跑几十年了,从来没出过啥事,咱这司机都是(有经验的)。有时候车突然出意外,比如爆胎了,那你也没办法”。

  但紧张的气氛却已经蔓延到了邻县汝南,那里汽车站的屏幕上,闪动着一排红色的字体:“深刻吸取’6.29’特大交通事故血的教训”。

  (陈力、王英、李娟、王军强为化名)

关键字:
为您推荐
Copyright © 2017-2018 时尚周刊 news.iresarch.cn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24501号-2  技术支持:96KaiFa源码